<address id="xd9xv"></address>


<big id="xd9xv"></big>

    喜迎二十大·奮進新征程|醫改10年成績單:看病更省更容易、報銷比例提升……

    來源: 中國醫療保險、每日經濟新聞、新華社  |   發布日期: 2022-10-13 17:37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位置,是我們黨高度重視的一項工作。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統籌推進醫療保障、醫療服務、公共衛生、藥品供應、監管體制綜合改革。黨的十九大又作出了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

    這十年,我國堅持從以治病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為中心轉變,推動基本醫療衛生制度作為公共產品向全民提供,持續深化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補短板、強基層、建機制,用較短時間建立起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基本醫療衛生保障網,將健康扶貧作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舉措,全民健康助力全面小康。

    數據顯示,我國居民主要健康指標居于中高收入國家前列。居民個人衛生支出所占比重由2012年的34.34%,下降到2021年的27.7%,看病就醫更方便、更實惠、更高效、更順暢。

    醫保改革:覆蓋13.6億人 建起全球最大醫保網絡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全面建立中國特色基本醫療衛生制度、醫療保障制度和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健全現代醫院管理制度。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社會保障網全方位織密織牢。這十年,基本醫療保險的參保人數由5.4億增加到13.6億,報銷比例持續提高,居民醫保的人均財政補助標準由240元提高到610元,惠及10億城鄉居民。

    當前,我國基本醫療保險已覆蓋13.6億人,覆蓋率穩定在95%以上,職工和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政策范圍內住院費用基金支付比例分別穩定在80%左右和70%左右。

    “我國用社會醫療保險的方式實現了全民醫保,這是巨大的成就?!敝猩酱髮W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中山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研究員吳少龍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從他的研究來看,1998年,全國衛生服務總調查數據顯示,超八成的人口沒有參加醫保,在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經費負擔公平性方面的排名為全球第188位。

    吳少龍表示,針對這一局面,國家在醫保建設上逐步發力,1998年開始建立了城鎮職工醫保、2003年建立了新農合、2007年建立了城鎮居民醫?!?/span>

    “我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決醫保的覆蓋率問題?,F在我們是全球最大的醫療保險網絡,這是全世界醫療衛生專家、各個組織都承認的?!眳巧冽埜嬖V記者。

    醫保扶貧:防止因病致貧返貧,本質是創造社會財富

    在醫保救助方面,根據國家醫保局發布的2021年全國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21年,全國醫療救助支出619.90億元,資助參加基本醫療保險8816萬人,實施門診和住院救助10126萬人次,全國次均住院救助、門診救助分別為1074元、88元。


    2021年,全國醫療救助支出619.90億元,實施門診和住院救助超1億人次


    時任國家醫療保障局副局長陳金甫今年6月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介紹,針對低收入人群、農村困難人群,實現三重保障應保盡保的安全“網”,包括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覆蓋率達到99%以上。

    在全面覆蓋的基礎上,有關部門指導各地探索建立防范化解因病返貧致貧的長效機制,實現動態監測,及時預警,精準幫扶?!暗侥壳盀橹?,各地推送預警信息達170萬人次,實施救助34萬人?!标惤鸶娬{。

    在我國基層地區,近年來,衛生服務條件和能力也持續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數量從91.3萬個增加到了97.8萬個,基層機構的床位數從2012年的132.4萬張到了2021年增加到171.2萬張。并且,符合條件的基層機構已全部納入以前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和現在的城鄉居民醫保、城鎮職工醫保定點范圍,群眾到基層看病實惠多、費用低。

    對此,四川省基層衛生事業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川北醫學院管理學院副院長柯雄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在精準扶貧與鄉村振興銜接的過程中,醫保很敏銳、很明確地知道扶貧的重點該往哪個方向發力,那就是要放在防止因病致貧返貧這部分人群上。

    “關于防止因病致貧返貧的問題,國家已出臺了相應的文件,有很好的保障力度,并給予脆弱人口更多的補貼,同時讓之前未能參與基本醫保的人參與進來,這樣首先就有了最基本的保障。在醫保扶貧推進過程中,針對這部分人群怎樣保障他們的權益以及相關制度設計的細化,都是值得研究的?!笨滦劢榻B。

    《2020年全國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20年全國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保率穩定在99.9%以上。2018年以來各項醫保扶貧政策累計惠及貧困人口就醫5.3億人次,助力近1000萬戶因病致貧家庭精準脫貧。

    “這是數據上的直接體現,我覺得醫保扶貧創造的價值實際上遠不只這個數?!?/span>

    醫改領域學者魏子檸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醫保扶貧的本質是健康扶貧,健康扶貧的本質是創造社會財富。如果一個社會沒有健康的勞動力,那就不能實現良性發展。

    魏子檸表示,從更深層次的角度來理解醫保扶貧,它給全社會創造的社會財富、幸福指數是巨大的,能夠讓原來看不起病、不健康的家庭重煥生機。從許多地方針對貧困人口的醫保扶貧政策來看,例如降低大病保險起付線、提高報銷比例等措施,本質都是為民生創造更大的福祉,這項工作非常值得肯定和鼓勵。

    國內醫藥領域頭部企業資深戰略專家周君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從整體來說,基本醫療保障還是要不斷擴大覆蓋面,提高相關的醫保支付比例,降低患者在醫療費用上的支出。

    “除此以外,在特效藥和創新藥以及一些創新的手術方面,醫保也應該進行更廣泛的覆蓋,以提高醫院的救治效率和周轉率?!敝芫龔娬{。

    醫保體系:制度更趨完善,多層次、多渠道獲得醫療保障

    在醫保制度體系建設方面,《 “十四五”全民醫療保障規劃》提出,到2025年,基本完成待遇保障、籌資運行、醫保支付、基金監管等重要機制和醫藥服務供給、醫保管理服務等關鍵領域的改革任務,醫療保障政策規范化、管理精細化、服務便捷化、改革協同化程度明顯提升。

    在醫保體系覆蓋方面,近年來,國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確保參保動態全覆蓋。陳金甫表示,職工全部納入職工醫療保險,農村居民不管是低收入居民還是普通居民,都納入城鄉居民醫療保險。靈活就業人員,可以參加職工醫療保險。如果參加不了職工醫療保險的,在哪個地方靈活就業,就在哪個地方參保。

    “絕大多數地方可以不受戶籍限制參加居民醫療保險。對困難群體,自己沒有能力參加居民醫保的,按照政策,國家采取分類資助方式?!标惤鸶娬{。

    這十年來,從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能力和補助標準的提高,可以看出我國在多渠道醫療保障方面所取得的進展。

    國家衛生健康委體制改革司負責人朱洪彪在發布會上介紹,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提質擴面,促進公平享有。人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補助標準由2012年的25元提高到目前的84元,基層機構開展的項目從10類擴展到12類,每年為高血壓、糖尿病、肺結核等重點疾病的患者和0-6歲兒童、孕產婦、65歲及以上老年人等重點人群提供10多億人次的健康管理服務。

    對此,柯雄表示,隨著老百姓醫療服務需求增加及多樣化,多層次醫保制度的建設顯得十分必要,“在?;镜耐瑫r,也要保障有一部分有個性化需求的群體,當他們有就醫需求的時候,可以從不同的籌資渠道來獲得醫療保障,從目前來看,我國醫療保障制度的發展趨勢是比較好的?!?/span>

    商業健康保險作為醫保的重要補充,近年來快速發展。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商業健康保險保費收入8173億元,年均增長率達20%。

    柯雄介紹,針對一些重大疾病,商業保險會推出一些保險產品,全國許多地方也都推出了相應的商保,由商業公司開發和參與,醫保局主導,能夠解決部分人的問題,特別是一些重大疾病患者。

    “目前來說,商業保險作為醫療費用的一個補充也是有必要的,這樣的話,醫療保險體系從國家梯隊到商業保險,形成一個比較科學的醫療費用支出體系,也有助于避免由于醫保收支不平衡而造成赤字?!敝芫硎?。

    在商業保險的發展方面,周君認為,國家對于商保應當出臺政策鼓勵其發展,但也要注意,不僅要將目光放在商業保險本身,它的上下游以及增值服務等部分,也都要跟醫保進行融合創新。


    病患進行異地結算 圖片來源:新華社


    跨省異地就醫結算:緩解看病難,統籌范圍將逐步擴大

    在解決群眾看病難方面,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全面推開,門診費用跨省直接結算穩步試點,異地就醫備案服務更加便捷。

    2022年7月,國家醫保局發布有關跨省異地就醫直接結算的通知,提出在2025年底前,跨省異地就醫直接結算制度體系和經辦管理服務體系更加健全,全國統一的醫保信息平臺支撐作用持續強化,國家異地就醫結算能力顯著提升;住院費用跨省直接結算率提高到70%以上,普通門診跨省聯網定點醫藥機構數量實現翻一番。

    針對異地就醫直接結算的問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在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的總理記者會上表示,政府下決心要推進基本醫保全國聯網,要使老年人跨省異地住院費用能夠直接結算,使合情合理的異地結算問題不再成為群眾的痛點。

    對此陳金甫表示,多年來醫保部門引導醫保經辦機構“不見面”辦理,推進高頻次服務項目“跨省通辦”,對一些慢病患者用藥實行“長處方”報銷,按規定做好“互聯網+”醫療服務的醫保支付。同時,對因疫情影響到參保人員報銷的,按照規定事后補報,不增加群眾負擔。

    “同時,加快推進跨省異地就醫直接結算,截至今年5月底已經惠及3479萬人次?!瓣惤鸶娬{。

    吳少龍表示,異地就醫結算是中央政府力推的一項工作,“從全國范圍來看,幾萬家定點醫療機構納入異地就醫住院結算,一些特定的病種也都納入進去了。老百姓在報銷操作上也很方便,這直接減輕了群眾看病就醫的經濟壓力,讓看病難和看病貴的問題有所緩解?!?/span>

    吳少龍認為,在異地就醫結算的推進過程中,為了應對人口流動的挑戰,就要求醫?;饠U大統籌范圍。不管是務工、探親、異地安置,從全國范圍來看,我國人口流動的范圍和頻率都是很大的,那么原來以縣為單位的小統籌就受到很大的挑戰。醫?;鹨欢ㄊ且鸩浇y籌,現在多地正在向省級統籌邁進。

    集采+藥品目錄動態調整:切實為患者降低費用負擔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全面取消以藥養醫,健全藥品供應保障制度。

    目前,全國所有的公立醫院都取消了以藥養醫,取消了藥品加成。

    醫藥費用關系到群眾看病負擔,近年來,醫藥領域改革的影響主要體現在集采和醫保藥品目錄的動態調整方面。

    在推進藥品集中帶量采購方面,國內已開展的7批集采中選藥品平均降價超過50%,心臟支架、人工關節集采平均降價超過80%,累計節約費用約3000億元。從心臟支架集采前后的價格變化可以看出集采對于減輕患者負擔起到的作用——2020年,國家集采心臟支架價格降幅超過94%,平均價格由每個13000元降至700元左右。

    “如果說醫保的改革是增量改革,往里面加錢,那藥品改革就是減量改革,要把這一塊的費用壓下去。集采就是打到痛點,減少藥品耗材的流通環節?!眳巧冽埍硎?,為了讓集采的藥品能用盡用,讓老百姓最大程度享受到集采的優惠,他認為在公立醫院考核方面,應該適當加強醫院使用集采藥品指標的規定。

    武漢亞洲心臟病醫院宣傳科呂慧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在集采之前,一場手術(手術+住院)例均費用在4萬元左右;集采之后,心臟支架降到約700元,一場手術例均費用3萬元左右,給患者省了1萬多元。心臟支架集采對老百姓的幫助和減輕經濟負擔是非常有效的?!?/span>



    山東省棗莊市一名4歲患兒順利注射靶向治療藥物諾西那生鈉,諾西那生鈉注射液以3.3萬元每針的價格進入新版醫保藥品目錄 新華社記者 郭緒雷 攝

    在醫保藥品目錄的動態調整機制方面,2018年以來,國家醫保局每年動態調整醫保的藥品目錄共進行了4次,4年累計調入507種,調出391種,目錄內的西藥和中成藥數量增到了2860種。

    其中,整合全國需求談判議價將250種新藥納入目錄,平均降價超過50%。為加強談判藥品的落地工作,國家醫保局與國家衛生健康委兩次聯合發文,建立雙通道的管理機制,指導各地遴選符合條件的藥品納入雙通道管理,首次從國家層面將定點零售藥店納入談判藥品的供應保障體系,與定點醫院實行相同的支付政策,讓醫院暫時沒有配備的談判藥品先進藥店。

    國家醫保局醫藥管理司副司長李淑春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275個協議期內的談判藥品在全國18.41萬家定點醫藥機構配備,實現了群眾“買得到、用得上、能報銷”的愿望。

    以2020年醫保藥品目錄的動態調整工作為例,119種藥品被新增進入目錄,29種被調出。備受關注的抗癌藥PD-1,3家國產企業全部進入。談判總成功率為73.46%,談判成功的藥品平均降價50.64%。

    對此次談判,時任國家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司長熊先軍表示,“談判藥品數量最多,惠及的治療領域最廣泛?!?/span>

    “目前,已初步探索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引導藥品費用回歸合理的道路?!毙芟溶姳硎?,通過戰略購買,充分利用藥品準入“以價換量”市場機制,在科學評審測算基礎上與企業進行談判,從被動買單轉向主動議價,已產生較大效果。

    據測算,通過對現行目錄114種談判藥品的監測顯示,2018年到2020年醫保談判平均降價50%以上,加上醫保報銷,與談判前相比累計為參?;颊邷p少支出558.72億元。

    推進分級診療:利用科技的力量助力基層首診

    長期以來,我國存在著大醫院一號難求、小醫院門可羅雀的現象,這主要是由于優質醫療資源過度集中在大城市、大醫院所致。

    對此,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指出,加快推進健全分級診療制度、完善醫防協同機制、深化公立醫院改革。

    按照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的指導意見》,要以提高基層醫療服務能力為重點,以常見病、多發病、慢性病分級診療為突破口,完善服務網絡、運行機制和激勵機制,引導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形成科學合理就醫秩序,逐步建立符合國情的分級診療制度,切實促進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的公平可及。

    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在2019年全國兩會上回答如何解決“看病難”問題時曾表示,最現實的辦法就是采取分級診療制度,“某種意義上說,分級診療制度實現之日,就是我國醫療體制改革成功之時?!?/span>

    近年來,我國分級診療取得了積極進展,基層醫療服務能力不斷增強,全國累計建成社區醫院2600余家,縣域內常見病多發病就診率超過90%。

    “凡是分級診療比較好的地方,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做得也不錯。比方說深圳羅湖、浙江杭州、河北巨鹿等?!蔽鹤訖幈硎?,這些地方有一個共性,即能把大醫院、醫學院校的專家實實在在地下沉到基層醫院坐診、指導,常年保持著良好的合作與聯系。

    關于如何把患者更多地留在基層醫療機構,柯雄認為,提高基層醫院特色科室建設是一條值得探索之路,“很多省份都在做這項工作,這樣就使得基層醫療機構與大醫院相比能形成差異化發展,也能夠把這個區域里一些主要的健康問題給集中起來解決?!?/span>

    在吳少龍看來,利用科技的力量助推分級診療十分重要,例如遠程醫療、5G、人工智能等技術,將大醫院的優質資源通過科技與基層醫院進行互聯,可以提高基層醫院的首診能力和水平,幫助基層的醫生在診斷方面有更大的把握和信心。

    醫聯體為提供一體化、同質化醫療服務發揮了有力支撐作用。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有各類醫聯體超過1.5萬個,極大地推動了相關優質醫療資源擴容和下沉。周君認為,從醫療技術角度來講,醫聯體和醫共體都會帶動醫療技術的提升,同時能夠形成病患的等級分類,“這些都需要一定周期才能實現,也就是需要成長的時間?!?/span>

    關于分級診療下一步該如何走,國家衛健委體制改革司司長許樹強認為,還需進一步完善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優質高效的整合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從多方面打出組合拳,推動構建有序的就醫和診療新格局。


    东京热人妻无码人avhd

    <address id="xd9xv"></address>

    
    
    <big id="xd9xv"></big>